山東熔塊廠大面積關停后,明年還買得到貨嗎?

更新日期:2017年10月20日 瀏覽量: 來源:本站原創 webadmin

全國最大的熔塊生產基地——山東淄博熔塊企業的關停,正在引發一場多骨諾米牌危機。

山東熔塊的高峰期,在2014年,有400只熔爐,按平均每只日產能50噸計算,一年的產能高達720萬噸。自2015年以來,淄博市政府不斷加大對轄內熔塊生產企業的整治力度,并明確提出不再保留熔塊生產企業。為此,占據全國至少80%熔塊產能的淄博熔塊廠家,一度因熔塊熔化爐的大面積停產而引發了熔塊產品供應不足;尤其是2017年春節過后,山東省內嚴厲的環保治理,再次導致山東地區熔塊廠家的產能大幅降低。

據本報記者調查了解,當前山東地區僅有80只熔化爐在產,對比8月份,山東地區在產熔化爐數量大約減少了近70只,與高峰時期相比,更是減少了320只。

牽一發而動全身的產業鏈,在山東熔塊企業大面積關停之際,對全國建陶產業的蝴蝶效應逐漸凸顯。

 
▲山東熔塊停產治理,引發熔塊產能供應不足。圖為福建某陶企,大量儲備熔塊。

全國八成以上熔塊來自山東

近日,本報記者從山東周邊河南、山西、陜西、河北等產區獲悉,這些產區80%以上的熔塊都來自山東淄博,依賴本地熔塊供應的不超過20%。據了解,去年以來,在環保壓力下,熔塊價格迅猛上漲,特別是半白熔塊每噸由1900元上漲到2700元,上漲了40%左右,而且貨源非常緊張,甚至有一些企業因為熔塊短缺導致停產。

在江浙滬及內蒙古產區,當地陶企對山東熔塊也有著極大依賴。據調查,當地多數陶企的熔塊供應來自山東,更確切地說是來自淄博,淄博熔塊廠家供應量占當地熔塊用量的90%以上。

不僅僅是上述省份,遼寧法庫、湖北當陽、江西高安等產區大部分廠家的熔塊均來自淄博。

配套產業一直是東北建陶發展的短板。目前在東北產區,建陶生產企業數量已達70余家,已建成各類建陶生產線110余條,日產各類陶瓷磚170萬平方米,但熔塊制品企業卻幾乎為零,企業所需熔塊100%全部依賴外省采購,其中,90%來自山東淄博,10%來自廣東佛山。

本報記者從多方渠道獲悉,受淄博熔塊企業關停影響,東北地區除少數優質企業貨源供應還算穩定外,大部分中小型企業陷入了“有錢買不到貨”的尷尬境地。配套企業極度匱乏的產業“硬傷”顯露無疑。有業內人士悲觀預測,如果環保力度持續加強,東北地區大部分企業尤其是瓷片類企業,明年開工或將面臨著“等米下鍋”甚至是“無米下鍋”的窘境。

作為東北地區瓷片生產比重較大的遼寧建平、遼寧喀左產區,淄博熔塊企業關停對當地生產經營活動已造成較大影響。建平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企業熔塊庫存僅能維持到10月底,加之目前銷售不暢,各企業庫存普遍偏大,在多重不利因素的共同作用下,預計到10月底,建平、喀左產區的10余家瓷片生產企業都將停產。

據業內專業人士介紹,盡管山東地區熔塊產能逐年萎縮,從2014年的440只,縮減到2015年的350只,2016年的220只,以及當前的僅80只在產。但山東淄博依然是國內熔塊產品的主要供應地,其次是廣東地區,目前約有40-50只熔化爐在產,但其多數熔化爐產能不及山東,這些熔化爐的總產能僅相當于山東的25-30只。
 
陶企停窯降產
緩解熔塊供應壓力

事實上,隨著熔塊供應的不足,產生的連鎖反應,已在一定程度上影響陶企的正常生產,但隨著當前停產企業的增多,總體對行業的影響并不太顯著。

記者調查獲悉,由于各陶企的生產計劃安排不同,對生產原料的儲備情況也不同。通常情況下,廠家為保證原料的穩定性,通常會儲備大約兩個月的生產原料,熔塊也不例外。

9月中旬,記者在浙江根根陶瓷有限公司走訪時了解到,為保證產品質量,該公司就儲備了近3個月的熔塊。

“一般而言,陶瓷廠會儲備15-20天左右的熔塊庫存,再加上運輸途中的熔塊數量,多數陶企的熔塊儲備量不會超過2個月。”淄博星火制釉有限公司總經理秦棧君告訴記者。按照陶企的儲備情況,熔塊企業關停產生的影響,并不會立刻反映到陶企生產上。

另一方面,由于今年瓷磚終端銷售形勢不甚理想,不少陶企的瓷磚產銷嚴重失衡,從而倒逼陶企只能降低產能,同時削減了陶企對熔塊產品的需求。受此影響,很多陶企并未因熔塊短缺而停產。

記者在江浙滬皖等地調查了解到,不少陶企就因庫存壓力過大,或關停部分生產線,或降低生產線產能來應對。

“據我了解,北方多數瓷磚廠家產銷率長期處于50%,導致庫存壓力非常大。為穩定客戶,他們一直在堅持,寄希望于到供暖季節,‘2+26’城市范圍內的陶企停產之后,看看銷售能否好轉。否則,只能提前停產。”山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陶企負責人如是說。

總體來看,相比8月份,多產區熔塊供應緊張的態勢,隨停產生產線的增多而有一定程度的緩解。不過,當前熔塊供應仍較為緊張,價格也出現不同程度的上漲。據初步調查,近期河南、山西、陜西等產區熔塊每噸上漲200元左右,寧夏、甘肅產區每噸上漲80-100元左右,河北產區價格也略有上漲。

為了保障熔塊供應,各產區企業均對熔塊等原料進行了備貨,根據各企業實力不同,一般會備貨15-30天左右,也有個別企業備貨達到了2個月。除此之外,多數企業與熔塊企業達成了保障供貨的協議,特別是實力比較強、信譽比較好的企業,也會得到熔塊企業的優先供應。

據業內人士介紹,熔塊使用量在墻磚、地磚生產中占比差別較大。其中,生產金剛石所需熔塊用量只占總量的20%-30%,生產仿古磚熔塊占比約為40%-50%,瓷片類能占到總量的80%。沈陽興輝陶瓷有限公司銷售總經理范天福告訴記者,其公司目前2條金剛石生產線開工如常,每月所需熔塊大體維持在150噸左右,年用量在1200噸左右,由于多年合作關系,供貨總體還算穩定,暫時還未出現因為淄博熔塊關停而導致企業被迫減產、停產的情況,但現在熔塊供貨價格對比年初上漲了近30%,成本增加給企業造成了不小的壓力。

在江西、湖北等產區,熔塊采購價也呈一定幅度的上漲。據江西國美陶瓷采購負責人介紹,本輪熔塊漲價主要是從9月初開始,每噸漲了200元,目前他們公司的熔塊庫存不多,基本上是用多少備多少,并且熔塊廠家也不給廠家備太多庫存,擔心無法滿足其他廠家的需求。此外,新企業的熔塊需求會更緊張,供應商更愿意和老客戶合作。
 
“環保”成熔塊企業轉移的最大門檻

在淄博熔塊企業連續遭遇環保關停壓力的情況下,一些企業也紛紛轉移到其他地方生產,而陶瓷產區是熔塊企業轉移的重點區域。目前,已經有部分產區新建了熔塊企業,逐步減少對淄博熔塊企業的依賴。

今年4月份,山西陽城新建了年產40萬噸的熔塊生產企業,目前該企業已經投產,保障了陽城及周邊部分企業的熔塊供應。與此同時,記者得到消息,目前又有客商規劃了年產30萬噸的熔塊生產項目,已經簽約了4組窯爐,目前正在平整土地,預計年內可以投產。據了解,該項目使用天然氣且手續完備,該項目的建設或許可以真正解決山西及周邊陶瓷企業熔塊緊缺的問題,從根本上改變完全依賴淄博熔塊供應的狀況。

從轉移的地區來看,不少熔塊生產企業選擇將熔化爐轉移至淄博周邊,也有部分轉移至外省,如江西、山西、安徽、內蒙古、福建、河南等地。截至目前,淄博地區近20家熔塊生產廠家已轉移至外地建廠,但真正投產的還不多。今年,臨沂地區新建了多臺熔化爐,但還未投產。之前,臨沂產區僅有2-3家熔塊生產廠。

對于下一步是否會外出建廠,不少熔塊廠家負責人表示,由于很多地區懸著的環保利劍并未真正落下,所以他們現仍處于觀望狀態。另一方面,外出建廠的熔塊廠家,真正的產能重心還未轉移,只是化解了部分山東熔化爐關停后的壓力。

實際上,多數熔塊生產企業的向外轉移之路并非一帆風順。

淄博某熔塊廠負責人對淄博熔塊企業轉移前景,表示擔憂,他認為,目前環保問題在全國各地都差不多,能不能被當地接受還不知道。“一年之內,熔塊企業可能都沒有轉移的可能。”山東一熔塊行業人士斷言。

本報記者從泛高安產區采訪了解到,當地因為環保問題,暫時沒有引進熔塊企業的計劃。此前,有企業想引進熔塊企業進入泛高安產區,不過,當地政府要求使用天然氣,成本太高,加之熔塊對水資源需求量大,該計劃被擱淺。

而在遼寧法庫經濟開發區,已有的熔塊工廠也因為經營問題而難以為繼。

2007年建設的沈陽中潤制釉有限公司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繁華。大門緊鎖、雜草叢生,廠房以及辦公樓外立面也已破損不堪,一位打更的大爺和一條老狗顯示這家企業已停產多時。

記者電話采訪了公司原銷售部負責人張棟。他告訴記者,2007年前后,公司投資在法庫建設了中潤制釉東北分廠,頭幾年經營狀況較好,產銷兩旺,回款也較為順暢。這幾年,產業勢頭急轉直下,企業也陷入了銀行以及企業間債務等多重糾紛,以至被迫停產。

在記者問及法庫產區是否具備重新建立一到兩家熔塊生產企業條件時,張棟表示,當下法庫產區雖然具備再重新開幾只爐子的市場需求和硬件設施,但能不能開起來,很大程度上還取決于當地政府對環保的態度和執行力度。

“如果政府強制推動使用天然氣,熔塊企業根本就沒有利潤空間,如果使用水煤氣,生產出來的熔塊又擔心無法滿足高端產品生產的要求。最好的辦法是政府在鼓勵并支持完善產業鏈的前提下,能夠在推廣天然氣使用方面給予熔塊生產企業一定的生產補貼。”張棟說道。

成本持續走高
熔塊廠賠錢經營?

當前,影響熔塊爐不能正常生產的最大阻力仍來自于環保治理。如今,山東省對熔塊行業的治理越來越嚴厲,只有手續齊全、正規,環保驗收合格的企業才可以生產。過去,熔塊企業沒有安裝脫硫脫硝設備也可以生產。但如今,熔塊生產廠家必須安裝脫硫脫硝設備,而安裝一套脫硫脫硝設備,廠家需要投入500-600萬元,并且不包括設備的運行費用,這無形中進一步增加了企業的生產成本。

雪上加霜的是,上游原材料價格持續上漲,如氧化鋅在年前的單價約為11000元,到8月份已漲至17000元左右,而現在則漲到了21000元。而氧化鋅產品漲價也源自于環保,對于熔塊生產廠家來說,根據熔塊配比不同,所應用的氧化鋅產品所增加的成本也不同。

不僅如此,與年前相比,現在每噸熔塊的熔化費已上漲了500-600元,達到800-900元。但是熔塊售價卻并未提高多少。

“原以為,產品不賺錢階段會很快過去,短時間內賠點錢也無所謂,沒想到幾個月來一直這樣。尤其是8-9月,絕大多數熔塊廠家都在賠錢。對于淄博熔塊廠家來說,今年是一個痛苦期,無論外出建廠,還是繼續留守,都非常痛苦。”上述不愿署名的熔塊廠家負責人告訴記者,不過有失亦有得。往年,應收賬款很難及時到賬。但現在,熔塊供應會優先選擇信譽良好、回款及時的廠家。

淄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熔塊生產廠家負責人表示,按照當前陶瓷廠的生產線開工情況以及實際產能,國內大約開啟150只爐子就足以滿足當前陶瓷廠的需求,顯然當前的熔塊產量并不能完全滿足陶企的生產需求,特別是到明年初,如果全國熔塊爐產量仍維持當前規模,隨著陶企開工率的提升,很多陶企生產勢必會面臨“斷糧”的局面。(文章來源: 陶瓷信息)

//本文地址:http://www.landsfilm.com/cailiao/ylhg/201710/89366868755443.html
瓷磚代理
真钱捕鱼